yabo13

  程晨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在一家公司做一个办公室主任之类的小领导。在巨人,她用半年就做到了。

yabo13

  “我可以设计自己的人生了,而史玉柱给了我舞台,”这是程晨留下来的原因,也是她后来一直站在史玉柱身边的动力,“当时巨人上上下下对史玉柱都有些盲目崇拜,他确实有光环在,而且他说到做到,让人信任。”

  让史玉柱如此信任的这两个女人,一个叫刘伟,跟随史玉柱多年;另外一个女人才32岁,南京人,她聪明乖巧,对人和善,喜欢笑,但和史玉柱非情非故。

  还清一切债务后,史玉柱把热情投向了网络游戏。他从1998年开始上瘾,后成为骨灰级玩家,到现在甚至做起了自己的网络游戏“征途”,而公司的一切事物,他都交给两个女人打理。一个负责销售,一个负责品牌和策略方面的事务。这两个女人平时通过MSN向史玉柱汇报工作,遇到重要事情,她们才会去他的办公室,但说不上两分钟,史玉柱又开始点击鼠标玩起游戏。

  在1990年代中期,史玉柱的这些话是极具煽动力的。南方鼓动着市场经济的浪潮,创业者制造着一个个“先富起来”的神话,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渴望脱离体制的禁锢,而决策者也需要一个从改革开放中受益的榜样。无论对政府还是个体,敢作敢想的史玉柱都是典范。

  也许我说地夸张点,也有可能他也是个对爱情完美主义者,一直没遇见心中的完美爱人..不过这种可能性较小

  8月18日,程晨请缨带着25万元开拓南京市场,她天才的销售能力和地缘优势迅速打开了市场。一个月后,她用25万赚到了23万元,第二个月赚到了50万元,第三个月赚到了100万元,“整个集团一片沸腾,离开的人也回来了,通过滚雪球的方式把脑白金做起来了。”

  还清一切债务后,史玉柱把热情投向了网络游戏。他从1998年开始上瘾,后成为骨灰级玩家,到现在甚至做起了自己的网络游戏“征途”,而公司的一切事物,他都交给两个女人打理。一个负责销售,一个负责品牌和策略方面的事务。这两个女人平时通过MSN向史玉柱汇报工作,遇到重要事情,她们才会去他的办公室,但说不上两分钟,史玉柱又开始点击鼠标玩起游戏。

  在得到更多机会参与巨人的核心业务后,程晨也意识到公司正面临困难。1996年下半年,巨人集团的会议越来越多,从初期的事务性会议,慢慢变成资金协调会,最后变成还款计划会,员工工资开始缓发,报销也暂停,建设巨人大厦随时可能引起巨人集团的资金链断裂。

  深处债务危机的史玉柱非常潦倒,他成了中国“负债最多的人”,发不起员工工资,和员工一起吃住在公司,去外地也只能住几十元的招待所。在最困难的时候,程晨向父亲寻求帮助,“那时候很多人都帮过公司,我也跟父亲说,能不能帮公司一把。”

  史玉柱走后,程晨做了几件事,一是把南京地区客户重新梳理,重要客户全自己负责;二是从卸货开始,参与业务的各个环节;三是每个月底接收总公司的业绩表时,让所有业务员都站在传真机前亲眼看到自己的成绩。两个月后,南京公司业绩进入全国前十,三个月后成为全国第一。

  深处债务危机的史玉柱非常潦倒,他成了中国“负债最多的人”,发不起员工工资,和员工一起吃住在公司,去外地也只能住几十元的招待所。在最困难的时候,程晨向父亲寻求帮助,“那时候很多人都帮过公司,我也跟父亲说,能不能帮公司一把。”

  程晨记得,那天黄山的雪下得很大,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她从这一天开始迎来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忙碌、最具挑战的一段时期。她的角色不再是一个行政助理,而是要与史玉柱共度危机的公司砥柱。1997年春节,巨人集团近一万名员工被遣散,巨人倒地。

  程晨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多如牛毛:躲债、抵押、合作、借款,很多事情来不及向史玉柱汇报,她就必须立即做决定,“那时我学会了把事情分类,先处理最重要、最急切的事,然后做急切的事,最后做重要的事。”

  没有了20岁的盲目崇拜和头脑发热,她能更客观地评价史玉柱,“他有自己的人格魅力,但他的优点和缺点一样突出。”她也时常劝史玉柱,“你不用把一个目标的实现时间压缩到10年,你可以用30年从容去做,这样会更平和,更踏实,更顺畅。”

  1996年3月,史玉柱带着公司高层前往江苏检查销售情况。当时南京公司经理空缺,21岁的程晨临危受命。但她心里没底,南京公司当时的销售成绩排在全国后十名,史玉柱又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在检查中,史玉柱大发雷霆,给南京公司打了零分。晚上11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程晨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史玉柱。

  程晨最终从家里筹到了十万美元,解决了史玉柱的燃眉之急,“当时可能是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根本没有时间想离开,就想挺过去,而且史玉柱也没说要放弃。”

  1996年3月,史玉柱带着公司高层前往江苏检查销售情况。当时南京公司经理空缺,21岁的程晨临危受命。但她心里没底,南京公司当时的销售成绩排在全国后十名,史玉柱又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在检查中,史玉柱大发雷霆,给南京公司打了零分。晚上11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程晨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史玉柱。

  1998年6月,史玉柱借到了50万元,带着一批人来到江苏,用脑白金这个新产品启动无锡和江阴市场。为确保万无一失,史玉柱和程晨等核心团队每天都下到农村,和消费者面对面访谈,推销产品。一个月后,公司帐面余额从50万元变成了75万元,巨人看到了希望。

  程晨记得,那天黄山的雪下得很大,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她从这一天开始迎来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忙碌、最具挑战的一段时期。她的角色不再是一个行政助理,而是要与史玉柱共度危机的公司砥柱。1997年春节,巨人集团近一万名员工被遣散,巨人倒地。

  痛定思痛之后,史玉柱对程晨说,“谁也救不了巨人,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史玉柱还明确了两件事:欠下的债无论如何都要还,但要用钱生钱才能将债务还清;未来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还是要回到保健和IT这两个老本行。

  1996年3月,史玉柱带着公司高层前往江苏检查销售情况。当时南京公司经理空缺,21岁的程晨临危受命。但她心里没底,南京公司当时的销售成绩排在全国后十名,史玉柱又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在检查中,史玉柱大发雷霆,给南京公司打了零分。晚上11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程晨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史玉柱。

  没有了20岁的盲目崇拜和头脑发热,她能更客观地评价史玉柱,“他有自己的人格魅力,但他的优点和缺点一样突出。”她也时常劝史玉柱,“你不用把一个目标的实现时间压缩到10年,你可以用30年从容去做,这样会更平和,更踏实,更顺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