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23



  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会议,决定采纳其独立合规审查委员会的建议,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伪造检测数据等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进行处罚。据了解,俄罗斯将很有可能在未来4年内无缘奥运会、世锦赛、足球世界杯等在内的各项国际重大体育赛事,当然,能够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仍然可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同时,如果禁令生效,俄罗斯在未来4年内也不能申办或主办各类世界大赛。

yabo23

  2016年8月,国际残奥委会决定暂停了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俄罗斯国家队被禁止参加2016年里约残奥会。对于恢复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2016年11月国际残奥委会作出了一系列规定,其中包括:俄罗斯必须完全遵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撤销俄罗斯官员对俄罗斯残奥委会的领导权;建立监督机制,允许运动员和所有相关人员举报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中还记录有俄罗斯残奥会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信息。

  2014年12月3日德国电视频道ARD播放纪录片《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Secret Doping Dossier:How Russia producesitsWinners)。该纪录片中,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尤利娅·斯捷潘诺娃及其丈夫——前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工作人员维塔利·斯捷潘诺夫披露了大量有关俄罗斯使用兴奋剂并掩盖事实的证据,揭露俄罗斯田径界存在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行为。影片播出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随即专门成立了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针对俄罗斯兴奋剂问题展开调查。

  2014年12月3日德国电视频道ARD播放纪录片《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Secret Doping Dossier:How Russia producesitsWinners)。该纪录片中,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尤利娅·斯捷潘诺娃及其丈夫——前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工作人员维塔利·斯捷潘诺夫披露了大量有关俄罗斯使用兴奋剂并掩盖事实的证据,揭露俄罗斯田径界存在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行为。影片播出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随即专门成立了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针对俄罗斯兴奋剂问题展开调查。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中还记录有俄罗斯残奥会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信息。

  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这一决定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俄罗斯有充分的理由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他指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而不应殃及整个集体,没有违反规定的人不应受到牵连。如果有人作出处罚整个集体的决定,则是在无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只是出于政治考量,完全无视奥林匹克运动和体育运动的发展利益。



  12月9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会议,决定采纳其独立合规审查委员会的建议,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伪造检测数据等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进行处罚。据了解,俄罗斯将很有可能在未来4年内无缘奥运会、世锦赛、足球世界杯等在内的各项国际重大体育赛事,当然,能够自证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仍然可以中立运动员身份参赛。同时,如果禁令生效,俄罗斯在未来4年内也不能申办或主办各类世界大赛。

  2019年2月8日,国际残奥委会决定:2022年12月31日之前有条件恢复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允许俄罗斯运动员代表国家参赛。

  2017至2019年,国际田联多次作出了延长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的决定。2019年11月22日,因俄罗斯田联主席德米特里·什利亚赫京及另外四名工作人员被指控干预对俄罗斯跳高运动员达尼尔·李森科的调查,国际田联再次暂停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2019年11月23日,什利亚赫京宣布辞职。

  2020年国际冬季两项联盟大会召开期间,将再次讨论是否恢复俄罗斯正式成员资格这一问题。

  2019年2月8日,国际残奥委会决定:2022年12月31日之前有条件恢复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允许俄罗斯运动员代表国家参赛。

  国家杜马副议长彼得·托尔斯泰表示,如果发现有力证据证明俄罗斯官员参与兴奋剂丑闻,将追究他们的责任。但他认为,目前所公布的数据信息仍无法令人信服。他认为,违规似乎存在,但WADA缺乏无可辩驳的证据。托尔斯泰称:“我们面临着一个可怕的操纵体系,当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可以直接从境外操纵,这些数据如何让人信服呢?” 他还指出,应当就此问题重新进行谈判。此外,他还谈到,让俄罗斯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的做法是错误的。

  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近些年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反复出台各种制裁决定”,很难不让人觉得该机构的此种做法是“慢性反俄歇斯底里症的持续发作”,俄罗斯有关机构应当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对俄制裁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不过,梅德韦杰夫同时也承认,目前俄罗斯体育界在兴奋剂问题上“的确存在很大问题,这一点无法否认”。

  2017至2019年,国际田联多次作出了延长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的决定。2019年11月22日,因俄罗斯田联主席德米特里·什利亚赫京及另外四名工作人员被指控干预对俄罗斯跳高运动员达尼尔·李森科的调查,国际田联再次暂停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2019年11月23日,什利亚赫京宣布辞职。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发布了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领导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提交的第一部分报告。报告中称,“兴奋剂计划”得到了俄罗斯体育局、国家队运动训练中心和联邦安全局的支持。报告还显示,在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对兴奋剂尿样进行了替换和掺杂。

  2016年8月,国际残奥委会决定暂停了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俄罗斯国家队被禁止参加2016年里约残奥会。对于恢复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2016年11月国际残奥委会作出了一系列规定,其中包括:俄罗斯必须完全遵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撤销俄罗斯官员对俄罗斯残奥委会的领导权;建立监督机制,允许运动员和所有相关人员举报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发布了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领导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提交的第一部分报告。报告中称,“兴奋剂计划”得到了俄罗斯体育局、国家队运动训练中心和联邦安全局的支持。报告还显示,在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对兴奋剂尿样进行了替换和掺杂。

  国家杜马副议长彼得·托尔斯泰表示,如果发现有力证据证明俄罗斯官员参与兴奋剂丑闻,将追究他们的责任。但他认为,目前所公布的数据信息仍无法令人信服。他认为,违规似乎存在,但WADA缺乏无可辩驳的证据。托尔斯泰称:“我们面临着一个可怕的操纵体系,当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可以直接从境外操纵,这些数据如何让人信服呢?” 他还指出,应当就此问题重新进行谈判。此外,他还谈到,让俄罗斯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的做法是错误的。

  这意味着俄罗斯田径队被禁止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但是如果有俄罗斯田径运动员满足国际田联竞赛规则相关条款,可以中立身份参赛。

  2017至2019年,国际田联多次作出了延长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的决定。2019年11月22日,因俄罗斯田联主席德米特里·什利亚赫京及另外四名工作人员被指控干预对俄罗斯跳高运动员达尼尔·李森科的调查,国际田联再次暂停恢复俄罗斯田联成员资格。2019年11月23日,什利亚赫京宣布辞职。

  2015年11月,WADA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12月,在WADA独立调查委员会抵达俄罗斯的前三天,按照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格里戈里·罗德琴科夫的要求,1400多份含兴奋剂的尿检样本被销毁。2015年11月10日,罗德琴科夫递交辞呈,随后远走美国。2016年5月,《纽约时报》根据罗德琴科夫披露的信息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据罗德琴科夫称,2014年索契冬奥会前夕,俄罗斯专门制定了一项“兴奋剂计划”,几十名运动员涉嫌参与其中。

  俄罗斯雪橇联合会主席娜塔莉娅·加尔特认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决定很不公平,她希望2020年索契世界雪橇锦标赛不会被取消,因为更换举办地将会非常困难。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发布了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领导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提交的第一部分报告。报告中称,“兴奋剂计划”得到了俄罗斯体育局、国家队运动训练中心和联邦安全局的支持。报告还显示,在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对兴奋剂尿样进行了替换和掺杂。

  2016年8月,国际残奥委会决定暂停了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俄罗斯国家队被禁止参加2016年里约残奥会。对于恢复俄罗斯残奥委会成员资格,2016年11月国际残奥委会作出了一系列规定,其中包括:俄罗斯必须完全遵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撤销俄罗斯官员对俄罗斯残奥委会的领导权;建立监督机制,允许运动员和所有相关人员举报违反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